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他是我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他的代表著作《江村经济》,更被认为是人类学实地调查和理论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当然,就费孝通为社会发展做出的贡献而言,他的一生,无疑是伟大而精彩的但除此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

费孝通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并不是很熟悉。但凡是知道他的人,在提起他时,却无一不是肃然起敬的。

他是我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他的代表著作《江村经济》,更被认为是人类学实地调查和理论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当然,就费孝通为社会发展做出的贡献而言,他的一生,无疑是伟大而精彩的。

但除此之外,在他身上同样值得一提的,还有他的爱情事迹,一样的美好且令人动容。

在费孝通的一生中,有三个女人走进过他的生命,分别构成了三段不一样的色彩。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与妻子孟吟

与杨绛,是少年时期青涩的单恋,留在记忆中的是青春的色彩和谈谈的遗憾;与王同惠,是志同道合是生死相许,留在心底的是刻骨铭心的悲痛;与孟吟,是彼此互补的依恋,成就了55年相濡以沫的陪伴。

费孝通出生时,清廷还未完全覆灭,但也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民国成立后,费孝通进入学校读书。民国时期的学校,大多采取的是男女分校的方式。普通院校一般收的都是男学生,而对于女子,则设有专门的女校。

正常情况下,女校是不可能会有男学生的。但费孝通,偏偏就是那个例外,由于他上学早,升中学时年龄便也偏小些。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青年时期的费孝通

更可惜的是,少年时的他身体不太好,性格也有些胆小腼腆,父母很担心他会在学校受欺负。

而恰好,他的母亲与振华女中的校长,是多年好友。

就这样,费孝通走了个“后门”,成为了这所女校中,唯一一个男学生。

而也就是在这里,他邂逅了生命中,第一个令他心动的女生——杨绛。

关于杨绛,想必很多人都不会陌生。他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大文豪作家,钱钟书先生的夫人。

杨绛自小家庭条件很好,祖上世代书香。即使作为一个女孩,她从小就是按照“名媛才女”的标准来培养的。

作为一个见识过庄严北京、繁华上海的女孩,和女校里其他一些同学相比,杨绛还是有些“独特”的。而正是这一丝的“独特”,吸引力费孝通的目光。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杨绛与钱钟书

在青涩时期,懵懵懂懂的费孝通,在不自觉中对杨绛产生了一丝好感。但青春活泼的杨绛,却不怎么喜欢这个看起来有些憨憨的男同学。

那个时候的费孝通,长得胖乎乎的,看起来既老实又憨厚。性格开朗的杨绛,总是喜欢捉弄他。

某一次课间时,看着安安静静待在旁边的费孝通,杨绛捡起树枝,就在地上画了一个胖乎乎的人像。

还开玩笑地问他:“你看,这是谁?”被取笑了的费孝通,竟也不生气,只是在一旁憨憨地笑了笑。

年少时期的这段美好时光,并没有维持很久。毕竟作为一个男孩子,待在女校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所以,费孝通没多久便转学离开了。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三年之后,费孝通中学毕业。当时的他,梦想着将来做一个悬壶济世的医生,于是便进入了东吴大学预科班。

恰巧,因清华大学只招收男学生,被迫退而求其次的杨绛,也来到这里。

几年不见的杨绛出落得更加青春靓丽,吸引了很多男生的追求。看到这么多男生,对自己喜欢了多时的女生献殷勤,费孝通彻底坐不住了。

于是,他做了一件,用现在的话说,很“中二”的事儿。他背地里告诉一些男同学,自己和杨绛早就认识,是老同学了,谁要想追她,要走我的门路。

于是渐渐地,同学中有了传言,说费孝通和杨绛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外出考察

彼时的杨绛,对于风花雪月这一套完全没想法。整个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见这么一来,身边纠缠的人少了,就随他去了。

后来,由于局势不太平,东吴大学暂停了课程。眼见复课遥遥无期,再加上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费孝通转而考入了燕京大学社会系。

而杨绛,经过多番曲折,也成功获得了在自己的理想院校清华大学,借读的机会。

于是,费孝通这段单方面的“初恋”,也走向了尾声。

因为,杨绛在清华大学里遇见了自己的真命天子——钱钟书。一句“我没有订婚”,一句“我没有男朋友”。

两句话,彻底终结了费孝通的这段单恋。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王同惠和瑶族居民

后来,费老回忆起年少时这段青涩懵懂的感情,他说:“振华女校大都是本地学生。忽然间来了个“洋气人”,当然惹人注意。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生,有兴趣也是自然的。”

虽然,心中的“女神”被抢走了。但显然爱情之神,并没有抛弃费孝通。

1932年,费孝通在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某次聚会上,结识了与他志同道合的恋人——王同惠。

王同惠比费孝通小两岁,也算是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但由于母亲早亡,幼年的她是在外祖母的抚养下长大的。

所以长大后的王同惠,逐渐养成了一种坚韧且不服输的性格。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手迹

1932年,王同惠考入了燕京大学社会系,同样拜师在了吴文藻教授门下,成为了费孝通的同门师妹。

但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并不是那种浪漫的一见钟情。相识最初,两人之间也只是普通的同学情谊。

直到1933年元旦节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两个人因为某个人口问题,产生了争论。

虽然两人意见不同,而且谁也没说服了对方,但却让彼此加深了认识。

事后,借着当时流行送节礼的契机,费孝通给王同惠送了一本关于人口问题的书籍。从这本书开始,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久后,费孝通从燕京大学毕业,考入了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研究院,继续攻读研究生。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在魁阁

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了,但因着共同的志向,两人之间的感情反而愈加升温。

到后来,费老回忆当时的那段时光,他说:那是他一生中‘心情最平复、工作最舒畅、生活最优裕、学业最有劲’的时光。

在两人确立关系后,费孝通经常会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拿着书一等就是大半个小时,只为了能与爱人叙几句话,即使外面正大雪纷飞。

当然,闲暇时的王同惠也会经常跑过去找他。于是,他们足迹遍布两所院校,甚至附近的圆明园和颐和园。

热恋时的他们,时而在水木清华闭门清谈;时而在未名湖畔“红门立雪”。

1935年夏,费孝通即将从清华园毕业,并且获得了“庚子赔款”公费留学的名额。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手墨

但在导师史禄国教授的建议下,他决定延迟一年出国,先在国内作一番实地调查。

正好,当时广西政府准备开展一个研究特种民族调查的课题。于是,吴文藻教授与对方取得了联系后,相关政府同意了让学者进入大瑶山进行实地调查请求。

得知费孝通要去广西大瑶山调研的消息后,王同惠很是高兴,表示想一同前往。

随后,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流言蜚语,他们决定:提前结婚。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王同惠结婚照

于是,1935年的夏天,25岁的费孝通和23岁的王同惠,在未名湖畔举行了一场简单又质朴的婚礼。

据说,他们的这场婚礼,在当时清华和燕京两所高校中,还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

因为在六年前,两人共同的恩师吴文藻教授和妻子冰心,也是在同样的地点,结为了夫妻。

另外,他们两对新人的证婚人,还都是燕京大学的校长司徒雷登。

新婚四天后,两人就踏上了前往大瑶山的征途。彼时的他们踌躇满怀,对于即将面对的重重困难丝毫不放在心上。

或许在他们看来,能够奔赴共同的理想,是如蜜月般的甘甜。但残酷的命运,让这次的旅途,变成了导致他们夫妻阴阳两隔的刽子手。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在河北考察

1935年12月16日,对于费孝通来说,这是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日子。

这一天,费孝通和王同惠依旧跋涉在大瑶山深处。但是恶劣的地质环境,让他们与向导失散了。

更糟糕的是,费孝通不慎陷入了猎户设下的捕兽陷阱。

费孝通的脚被捕兽夹子夹住,疼得完全不能动弹。为了救出丈夫,已经身怀有孕的王同惠独自寻人求救。

就这样,她匆匆远去的背影,成为了留在费孝通记忆中的最后一个片段。

王同惠离去后,便没有了消息,直到后来,他们找到了王同惠的遗体。

这一天,距离两人的婚礼,刚刚过去108天。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著作

失去爱人的费孝通痛不欲生,甚至一度决定追随妻子而去。但看着爱人留下的书稿,他知道自己还有使命没有完成。

在费孝通的某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她为我们共同的理想而离开,那我就应该为我们共同的理想而活着。这种信念,是我一生的动力。

于是,怀着两人共同的理想,翌年夏天,费孝通踏上了前往英国留学的轮船。

三年后,28岁的费孝通,完成了他的社会学巨著,同时也是其博士毕业论文的《江村经济》。

他在书的首页上,这样写道:请允许我以此书来纪念我的妻子。她为人类学献出了生命。而这使我将永远别无选择地跟随她。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王同惠墓

1939年,完成学业的费孝通,选择在最艰苦的抗战时期回国,并接受恩师吴文藻邀请,来到云南大学任教。

次年,在大哥费振东的牵线下,他认识了即将陪伴他走过余生的女人——孟吟。

孟吟是一个勇敢的爱国女青年,与费孝通认识的时候,她刚刚从印尼回国。

此前的她,因参加华侨爱国运动而被荷兰殖民政府勒令出境。

与杨绛和王同惠不同,孟吟不是一个文化底蕴很深厚的女子。

她出生在农村,虽然也曾在江苏省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读过书,但文化水平与费孝通这样的留洋博士,自然是不能比的。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女儿费宗惠

费孝通和孟吟之间的感情,也他之前的恋爱不太一样,没有特别热烈的悸动,只是潺潺流水般的平和温暖。

对于孟吟,用费孝通自己的话来形容,“我的爱人来自农村,我喜欢她,是由于她有一些我所缺少的东西。她单纯,喜欢劳动,有乡土气息。”

于是,在交往不久后,费孝通与孟吟在春城结了婚。从此开始了两人长达55年,患难与共、相携相依的夫妻生活。

1940年,也就是两人结婚的第二年,他们在日军轰炸昆明的炮火声中,迎来了他们的女儿。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晚年所写的《瑶山调查五十年》

在那样的年代,新生命的诞生,总是能给人带来希望。

女儿出生后,费孝通给她起了个名字,叫“费宗惠”。毫无疑问,这个“惠”字,指的是他的亡妻。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用前妻的名字给女儿命名,是对现任妻子的不尊重。

但孟吟不这么想,她清楚丈夫的过去,也明白他与王同惠之前的感情。所以,对于丈夫给女儿起的这个名字,她没有提出任何的不满。

孟吟的理解,赢得了丈夫更多的尊重。1946年,费孝通为爱妻孟吟出版了一本学术著作,用以纪念他们这七年间的“艰苦生活”。

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

费孝通与妻子孟吟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但费孝通与孟吟的劫难,却还没有完全结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段近十年的特殊时期,他们依旧风雨同行、白首以沫。

于是,在风平浪静之后、阳光再度普照大地之时,我们看到的,是他们更加坚贞而温暖的感情。

在半个世纪的相守之后,1994年12月,孟吟先一步离开了。回想起55载的风雨春秋,费孝通含泪为爱妻写下了一首悼亡诗,其中有这样两句:少怀初衷,今犹如昔。残枫经秋,星火不熄。

漫漫人生路,珍惜每一段旅途中与你相约的人。

光阴转瞬而逝,匆匆地,费孝通又独自在人间走过了十载光阴。2005年4月24日,费老以95岁的高龄,追随爱人而去了,为自己的精彩人生,划上了句点。

本文费孝通情史一段单恋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