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ke妹子是什么意思(blake是什么梗)我很喜欢待在水里我是一个很随心所欲,只会对喜欢的事情很投入的人我有自己不是优秀之人的自知之明所以当父母给我推荐课外班的时候,我只象征性的选了游泳课,我只喜欢这个其他的没兴趣,课业方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Blake妹子是什么意思

『文中对话取自官方小说,未改动,仅参照剧情写了这位五年级的黑皮妹子的个人视角。因此命名Blake』

「我的过去是一片黑暗,未来也是,但我寻找到了方向,我愿在黑暗中挣扎并寻着那点亮我人生的光,就算永远无法抵达,我也想去追寻。」

我很喜欢待在水里。

我是一个很随心所欲,只会对喜欢的事情很投入的人。我有自己不是优秀之人的自知之明。

所以当父母给我推荐课外班的时候,我只象征性的选了游泳课,我只喜欢这个。

其他的没兴趣,课业方面的,学也学不懂。

家境一般,就这样也挺好的,学习那些无聊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为此努力。

我喜欢游泳,那种身心都融合与水的感觉,很放松、宁静。

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普通的我。

可就是这样的普通,让我遇到了不普通的人。

大概是五年级暑假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一头亚麻色长发进入我的视野,在将要消失之际,我甚至想要伸手去触摸。

就好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缕光。

我游到了泳池的一侧,听到了教练称她为“佐伯”,此时她恰好转过头来,我潜进水里。

就在看到她正脸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炽热,从心脏裂开,蔓延至全身,掌心发热,后背开始渗出汗水。

我……这是……怎么了……?

我潜入水中,水温带来了清凉,可……这究竟是……我想不明白,但隐隐约约却觉得有种轮廓。

潜在水中的时候,就不会那样热了,可我必须上来换气。

满脑子都是那个亚麻色长发的女孩子,教练称呼她为“佐伯”。

那种灼热又开始了。

我甩甩头,让自己不再去想,随后扎进泳池。

自己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自己。

我看着家里的更衣镜,伸手抚摸着镜面,不知不觉肤色已经变成小麦色了。

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自己。

吃完晚饭,我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

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才想起来作业还没写。

真是最糟糕的结尾。

上课时,本来就听不进去,这下更是连听都不想听了。

佐伯同学,现在应该也在上课吧。

我开始期待,每个周三的到来。

某个炎热的周三下午,我背着双肩包从学校走去游泳学校,在走出住宅区后,我看到了佐伯同学。

一定要跟她搭上话,就这么想着,结果不自觉的……叫住了她。

“啊,佐伯同学!”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开场不太妙,佐伯同学一定觉得我莫名其妙……

我们还都不认识,我也只是单方面的听到了教练叫她的名字。

佐伯同学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索性径直跑了过去,

我的样子一定很瞩目。

“你好。”

她跟我打了个招呼。

佐伯同学,好优雅啊。

“佐伯同学,你难道不用去上学吗?”

我在说些什么……这种问题一听就很莫名其妙。

她“咦”了一声,没有回答我。

也对呢,毕竟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走进了游泳学校,一起交出学员证换取更衣室储物柜的钥匙。

唉……佐伯同学的号码与我隔的很远……

在通往更衣室的路上,佐伯同学问我:“刚才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的皮肤太白了嘛……”

“所以我就想,是不是你从来都不出门啊。”

总算是应付过去了。

三思而行三思而行……

她审视了我一下,回答道:“那怎么可能呢。”

“也是啊。毕竟你看着就像好学生。”

“就连游泳课上,学的最认真的也是你。”一直都是我在自说自话。

不知道她会怎样想,会不会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我想拉近距离,越走越近。

“或许是吧。然后,学的最不认真的就是你。”

“没错没错。”这确实是实话,我不在乎这个,而且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我用余光佐伯同学打开储物柜,看着她把提包放了进去,我也同样把双肩背包塞进柜子。

我转过头想多看一会儿佐伯同学,正巧与她四目相对。

“有事吗?”我问道。

“没有。”

我看着佐伯同学脱掉衣服换上了泳衣泳帽。

佐伯同学侧过头看着我。

“有事吗?”

“没有啊。”

啊,完了,盯着别人换衣服很不礼貌的啊,可是又忍不住不去看。

我急忙掏出泳衣泳帽。

而佐伯同学已经走向了游泳池。

在我穿好泳衣戴好泳帽走过去时,佐伯同学已经做好了热身运动。

“室内泳池真好啊,不用担心被担心晒黑。”

“……这对你来说,应该也无所谓了吧?”

佐伯同学的吐槽有点犀利啊。

“啊,也对喔。”

我一边自嘲的笑着,一边走向淋浴头,胸腔里有什么……异常炽热的。

等下泡在泳池里,就冷静了。

简单的做了一下热身运动。

凝视着水面,就能让我觉得宁静。

调匀呼吸,然后……

我一跃跳入泳池,场面应该很华丽,入水的水花总是能让我很开心。水也应该很开心,毕竟飞到了很高的地方。

肯定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但我不在意。

我在水中自由的游动,身体也没有那么热了,内心很平静。

佐伯同学看向了我,我习惯性的回之以微笑。

我站进了队列,要记录游完25米泳道所需的时间,这个是我每天上课的唯一要参加的事情了。

可以和佐伯同学一起游泳,想到这里,我的胸腔中的那种炽热的感觉再一次出现并迅速的蔓延至全身。

我的耳朵里充满了别的的声音,像有很多缠在我耳边,让我险些没有听到鸣笛声。

我一跃入水,蛙泳才不能游得舒畅,自由泳才能让我与水融为一体。

我就这样想着,一下子就超过了佐伯同学,炽热感,也因为水温渐渐褪去。

佐伯同学在这场蛙泳比赛里是最快的。

我爬出泳池,舒展筋骨了筋骨之后,坐在泳池边上,看着天花板上暗哑的灯光。

佐伯同学此刻一定在听教练的赞扬吧。

就这样,认识佐伯同学的第一天结束了。

紧随其后的就是周末。

对我而言周末就是扫除、帮忙家务的。

毫无乐趣可言。

做的稍有欠缺便会被责骂。

大人都是这么严厉吗?我也有一天会这样严厉的……

我不想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大人总是说,等你长大了,做了父母便明白了。

我现在没有长大,我还是个小孩子,我不明白,也不想去理解。

这种成熟这种严厉,根本不像自己。

可……我真的能不让自己变成这样吗?

我不知道。

但我并不想……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不尝试就放弃,

我喜欢待在水里。

周三,快点来吧。

在另一个星期三,我被游泳学校的大楼入口的雨伞吸引了,这些伞形态各异颜色也不相同。

就在我拔起又插下这些雨伞的时候,我看到了匆忙跨上楼梯的佐伯同学。

她原来也是跟普通人一样,会有匆忙的时候啊。

不是一如既往地从容不迫,也让人觉得,闪着光芒。

“啊,佐伯同学。”我的手中还拿着一把绿色的伞。

佐伯同学回头看了一眼天气,又一脸疑惑地歪头。

她看向我,问:“你在干嘛?”

“只是在好奇,明明是晴天,这里的雨伞可真多啊。”

“确实。”

我把手中的伞放了回去,走到了她面前。

我盯着她的额头,问:“你今天流了不少汗,是害怕迟到跑过来的吗?”

我还没有见过,佐伯同学跑起来的样子。

“是啊。”

我凑近观察了一下,又迅速的站好,我忍不住想仔细观察一下,想象着佐伯同学跑起来的样子。

她回敬我一个不解且不悦的眼神。

我只得作罢。

“我从没见过你跑起来是什么样子,还真有点难以想象啊。”

“是吗?”

“毕竟,佐伯同学看起来就像大小姐一样嘛。”

说到这,我鼓足了勇气,与佐伯同学并肩站着。

佐伯同学眯着眼睛,用不甚友好的眼神盯着我问:

“有事吗?”

“没有啦,只是想跟你一起走而已。”

我边走边指着前面的自动伸缩门,穿过了门之后,空调的冷气席卷至全身。

我们像平常一样交出学员证,拿到了储物柜钥匙。

我看了一眼佐伯同学手中的号码,不由得笑了一下。

“我们的储物柜挨在一起耶。”有点小兴奋。

佐伯同学有些不悦的扭过头。

“这么不情愿啊……”我的小兴奋转而被挫败感占领。

佐伯同学随口答了一句:“没有啊。”

好困惑、苦恼,我皱着眉,我的表情一定非常痛苦。我该不会是被佐伯同学讨厌了吧……如果真是被讨厌了,那怎样才能让她不那么讨厌我?

我走到储物柜前,决定不让自己想太多,像往常一样,自然的。

我决定了。

“我之前就隐约觉得哦……”

“觉得什么?”

“佐伯同学该不会是讨厌我吧?”想再多,都不如直接问。

佐伯同学思索了一下,面色和缓的说:“你想听实话吗?”

我苦笑了一下,啊,果然啊。

“你这等于把答案都说出来了嘛。”

“是啊。”

佐伯同学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仿佛在说,这就是我本来的意图。

“太受打击了。”

我把额头贴在储物柜上,金属的冰冷告诉我这就是现实。

佐伯同学已经拿出来泳衣泳帽。

“为什么讨厌我?”我不死心,一脸坚决的追问道。

“问了,又能怎样呢?”

“如果能改,那我就改呗。”我嘿嘿一笑,希望借此赢得一点点的好感。

“你的态度太不认真了”

“哦,是因为这个啊。”我立刻收起笑容让自己看起来很严肃。

“大家都在认真学习,只有你在旁边玩,不觉得这是一种打扰吗?”

啊……完了,是因为这个啊……佐伯同学严肃的可怕,像大人一样啊,让我不由得想起来我老妈的严厉。

可,佐伯同学不是大人,是跟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想到这,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有吗?”

“当然有了”

“哦……这都怪我平时根本不会在意周围的事。”除了你,别的人别的事,我没有半点兴趣。

“好。”我轻声说道。

我打开了储物柜,默默的换着衣服,如果好好学,认真听课的话是不是佐伯同学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

我换好了衣服,去冲了个澡,加入了她们的热身体操队列。

大概所有人的都觉得惊讶吧,我倒是不在意这些目光,依旧很平常的拉伸着双腿。

在教练的号令下,我们六个人排成一列。

又是诧异的目光,这次估计教练也觉得惊讶吧。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不再去观察、思考这些目光,像平常一样的状态就行了,只不过是需要安静的跟着她们一起。

在练习的过程中,偶然与佐伯同学的视线交汇,那种炽热感……

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沉默、练习。

今天学的是自由泳,也会像昨天一样进行检验学习成果的比赛吧。

又可以和佐伯同学一起。

随着一声哨响,我与佐伯同学同时入水,这次是用相同的泳姿游泳。

我看着佐伯同学有些急迫的泳姿,不知应不应该放慢速度,可这样……大概会带来负面效果吧,佐伯同学在努力,而我却并不把比赛当回事。

不认真对待,就是不尊敬。这是佐伯同学告诉我的。

想到这,我才发现我已经甩佐伯同学一个身位的距离。

我一口气游到了终点,露出头,等待着佐伯同学。

“今后我会认真上课的。”

水滴从我的额头滑过下颚,滴入水面。

佐伯同学也顾不得擦脸,她一脸凝重地看着我,反倒让我不好意思了。

“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

声音越压越低……后面的几个发音,只有我自己能听清吧……我在扭捏什么……

空气沉默了一会儿。

“嗯。”佐伯同学的语气,听起来郑重其事。

听到这个回答,我的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我一定是在微笑吧。

一周只能见一面的友人。

下周的周三,快点来吧。

我平淡的生活,有了一丝涟漪。

“你最近好像心情很好啊?”母亲这样问我。

“嗯。”

我的开心掩饰不住,也没必要隐藏。

我的好朋友,佐伯同学。

只是这样想着,就有用不完的力气去奔跑。

我在学校里的同学,也觉得我最近心情很好,因为我总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在发呆的时候就在微笑。

我是真的很开心嘛。

又一个周三的下午,我趴在玻璃窗上俯瞰游泳池。

我感觉到有人在看着我,一转身便看到了佐伯同学,没有压住兴奋……直接就喊了出来。

“啊,是我的好朋友佐伯同学!”

会不会……太大声了?

“有必要加这样的前缀吗?”

接待处的大姐姐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佐伯同学的脸色有些难为情……

我觉得倒还好,还好。

可这样让佐伯同学难为情了。

“你的声音太大啦。”

她如此抱怨着。

“我怕声音小你听不见嘛。”

我嘿嘿一笑,一脸开心地凑上前,“而且,谁让我太高兴了呢!”

有好多的话想和佐伯同学说。

“你是没有其他朋友了吗?”

佐伯同学似乎还是很嫌弃我。

“不,我在学校里有朋友啊。但是,能和佐伯同学交朋友,我就很开心嘛!”

这样会不会太孩子气了……佐伯同学一直都很严肃……

“唔……”

她没有回答。

“嗯,还是回头再说吧。话说啊,佐伯同学是不是有很多朋友?”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我如实回答:“因为你很可爱嘛。”

佐伯同学做了个深呼吸,回答:“我对待朋友的方式不是很好。”

“是吗?”

“既然有不足之处,那就改正呗。”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的。

“即使有不足我也不在乎。”

“嗯?”我有些不太明白,歪着头,等待着佐伯同学的解释。

可佐伯同学并没有解答。

我想的脑袋痛,想不明白啊,完全没有头绪。

“你的话,太难理解了。”

“是啊。”

这个语气,我的现况看起来是合了她的心意了。

这让我不由得更加好奇了。

“你是不是考试总能拿很高的分啊?”

“还可以吧。”

似乎是搪塞的语气但佐伯同学又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诶……好厉害啊,我情不自禁的夸赞道:

“好羡慕脑袋聪明的人啊!哪像我,总是考的一团糟。”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自我介绍,让她不知道怎么接这话了?

突然间安静了。

我和佐伯同学隔了四个储物柜的距离。

沉默了数秒之后,佐伯同学回答:“成绩这种东西,只要肯努力,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么……”

“也就是说……我对待学习也应该认真一点喽?”

“是啊。”

我看着佐伯同学换衣服

几次视线相对,让我不得不移开视线。

“啊,等等我嘛”

“干嘛要等,又没隔几步远。”

“话是这么说啦……”

我在努力的跟被汗水浸湿的短衫搏斗,佐伯同学大概是不会等我了。

“等等嘛,我的好朋友佐伯同学!”

刚说完,佐伯同学已经彻底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刚换上泳衣,拿着泳帽便急忙跑去做各种准备,心情异常的好。

我看到教练在跟佐伯同学讲话。

莫不是在讨论我?

今天的佐伯同学,对我异常的关注,让我很不适应。

我大概冲她微笑和挥手了很多次,我游泳的时候佐伯同学就会潜进水里,观察我?偶然与她并排游泳的时候,她也会仔细观察我,炽热感……席卷而来,我不得不留下一串泡沫拉开距离。

这样未免……未免太折磨人了。

我还未换好衣服,就看到佐伯同学离去的身影。

“佐伯同学,要喝饮料吗?”

我短衫的下摆还卷在一起,顾不得整理就慌慌张张的追了出来,与她并肩站在一起。

佐伯同学见我这样,伸手帮我整理好了下摆。

我抬起手把未干的头发甩到了身后。

我指着自动贩卖机说:“怎样?要不要?”

我不知道我在着急什么。

“饮料?”

“你要哪个?”

“我不要啦……再说,我根本没带钱。”

我在等她这么说。

“包在我身上吧,我请你。”我非常有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不可以带钱去学校的。”

佐伯同学一脸认真地看着我,但忍战之中又有一丝动摇。

“有这回事?”

我从没听说过。

“不过,这点事情就别在意啦!”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刘海儿上的水飞溅到了佐伯同学的脸上……这让她有些不悦。

我后退了半步,不想让刘海儿上的水再一次飞出去。

“我不要。”

“为什么!?”

我有些……沮丧。

好感没升上去,反倒又被讨厌了。是我太急迫了还是别的原因……?

“不想让你请我。”

说罢,她转身就准备走。

“啊……那就……我给自己买,然后分你一点儿,好不好?”

我拉住了佐伯同学的袖子,有点不太想让她就这样走了。

这样是撒娇吧,一定是的。

“一点儿?”

佐伯同学停下了脚步。

“多分你一些也没关系啦!”

佐伯同学看了看我,转而叹了一口气,坐在了自动贩卖机旁的长椅上。

大概是被我挽留了下来,我花了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现在一定是满脸写着开心。

但佐伯同学好像很拘谨这种接纳。

“碳酸能喝吧?”我随口问道。

毕竟钱就这么点,买不了碳酸饮料。

“嗯。”

佐伯同学看着我手中的纸盒包装的饮料,问:

“这不是苹果汁吗?”

“碳酸呢?”

“只是问问而已啦。”

我坐在她身旁,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了佐伯同学。

“给,喝吧。”

“……谢谢。”

佐伯同学凝视了很久吸管,瞥了我一眼。

我满脸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迟疑什么。

可能是在我的凝视之下,佐伯同学终于下定决心,衔住了吸管。

看上去,佐伯同学是有些口渴了。

但她却没有喝太多,就把纸盒饮料递给了我,同时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学游泳的时间很长吗?”

“诶?”

“我看你似乎游得很好。”

我接过果汁,回答道:“我在这里上课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因为我喜欢待在水里。”

佐伯同学开始问关于我的事情了,这是不是代表,并不是那么讨厌我了?

我笑了一下,“不过最近,越来越喜欢了。”

这是心里话,我的心情轻松了不少,靠在椅背上,仰视着天花板,长舒一口气。

“哦。”

“还要吗?”

我递出了果汁。

佐伯同学接过果汁喝了一口,便还给了我。

佐伯同学也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佐伯同学家离这里近吗?”

“走路只需要15分钟。”

“那还真是挺近的。你家一定很大吧?”

佐伯同学没有说话,一脸好奇的看着我,在等待我说出判断依据。

“因为从你身上,能感觉到大小姐的气质嘛。”

“……是么?”佐伯同学看起来很想追问,但却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摸摸了还有些湿的头发,问:“那,家庭餐厅之类的地方,你去过吗?”

“你是在开我玩笑吧……”

佐伯同学一脸生气的样子。

可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只得换个问题。

“马上就要放暑假了,佐伯同学要做什么呢?”

我连果汁都顾不上喝,只想继续跟佐伯同学这样对话。

“做作业,上课外班。”

佐伯同学这样回答。

“那不是和平时一样吗?”

“……我说你,不喝了吗?”

我听她这么一说,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果汁,放到了嘴边,可……这样就……

“要吗?”我把果汁再次递了过去。

“你倒是自己喝啊。”

我有些困扰,喝完果汁的话……佐伯同学就要回家了。

我不知道应该看着哪,心情一下就复杂了。

“啊,嗯……”我模棱两可的回答着,不安的摆弄着纸盒。

我决定说出来,这样太折磨人了。

“但是如果喝完了就……对吧?”

“就?就什么?”

佐伯同学似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有点不开心。

“如果喝完了,你不就要回去了吗。”

“那当然了。”

我凑了过去。“可我还想和你多聊一会儿呢,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到你嘛。”

“我……”

“唉,如果和佐伯同学上的同一所学校就好了。”

我站回原位,抬起双臂拉伸着有些僵硬的身体。

与佐伯同学视线交错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微笑。

不知道她会怎样看待我呢。

“你为什么会对我如此上心呢?”

听到这个问题,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我的心里,有答案。

我看着已经被纸盒上的水滴沾湿的掌心。

“就像现在这样……”

“诶?”

我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佐伯同学。

“只要看着佐伯同学,掌心就会开始发热。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这样。还有,后背会发热,汗水止不住地渗出来。明明看着其他任何人,任何东西时。都不会有这种反应,唯有在佐伯同学勉强,总是会变成这样的。所以我一直觉得,佐伯同学一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现在,就非常热。

我一口气说出来了一切,我的脸应该也因为这种没由来的热而变红吧。

我用手撑着长椅,想靠近佐伯同学,但又不能太近,就这样撑着身体等待着回答。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维持着这一姿势,等待着回答。

佐伯同学别过了脸。

“这……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呢?”她敷衍道。

“是吗。”

我有些失落。

“佐伯同学那么聪明,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别强人所难了,我不止的事情,要比知道的事情多太多了。”

“是这样啊。”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轻声说道。

那杯果汁,无论喝没喝完,都是差不多的结果吧。

我习惯性的伸手将湿润的头发梳到耳朵后面。

“我啊,很喜欢待在水里。”

“你刚才说过了。”

我嘿嘿一笑,“因为在游泳池里的时候,即使看到佐伯同学,也不会感觉那么热嘛。”

“……”

佐伯同学没有继续看着我,而是看着别处。

我们就这样坐在彼此的旁边,沉默不语。

最终,还是各自回了家。。

暑假啊。

真是漫长。

但是不用上课,等待的时间里,也没那么煎熬。

假期结束时,因为过得闲适没有想的那么难过。

下个周三,就可以见到佐伯同学了。

假期结束后的某周三的下午,我一如既往地趴在玻璃窗上看泳池,顺便等佐伯同学。

从这个视角看游泳池,又是另一种感受。

我沉浸在泳池的波纹中,水光交错的视觉宁静,丝毫没有发觉佐伯同学已经来了。

“你好。”

佐伯同学主动向我打招呼了。

我转过头。

“啊,佐伯同学。”

我朝她跑去,挥舞着双臂。

我的开心,应该确实的传达到了。

现在我顺理成章的站到了佐伯同学的身旁。

在前往更衣室的路上。

“暑假真棒啊!”不用上学当然很棒啊。

“是吗?”

“因为我不喜欢上学嘛。难道你喜欢吗?”

“还好吧。”

佐伯同学是个优秀的人啊。

一如往常地进入更衣室,一如往常地打开储物柜,一如往常地看着佐伯同学换衣服。

佐伯同学有些不太自然,但还是换好了衣服。

她经过我的面前时,我对佐伯同学说。

“我马上过去。”

“嗯。”

一如既往平静的回答。

我很平常的换好了泳衣、淋浴、热身运动、看着佐伯同学。

我看着佐伯同学往返与泳池两端。

她也时不时的寻找我的身影。

看她快要上岸了,我迅速的离开自己的泳道,游到她要上岸的地方。

“哇。”

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干、干嘛?”

“我发现你在朝我这边看,就觉得你是不是有事找我。”

“只是觉得你游的很好罢了。”

“咦,是吗?”

只是在欣赏我的泳姿吗?

“佐伯同学也游得很好啊。”

“……谢谢。”

“但是啊,胳膊每次和水面接触的位置似乎都不太一致。”

“是吗?”佐伯同学有些惊讶。

“要这样……”

我想给她演示应该怎样做,便准备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可……

那种炽热感随着血液、呼吸蔓延。

我不得不停下动作,看着自己发热的掌心。

“……喂?”

佐伯同学很小声的叫了我一下。

我……

太热了,我仓皇的拍着水花离开,回到自己的泳道。

我让自己不再去看佐伯同学,以平复内心的灼热。

不知道佐伯同学会不会像我一样。

大概是,不会的吧。

不知不觉就下课了。

大家跟随着教练准备回更衣室。

好热。

我停下了脚步,我感觉到佐伯同学在看着我。

我转头冲向泳池,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水花飞了多高,我现在没有兴趣。

我现在又像往常一样了,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

“喂!你在干嘛!”是教练的声音。

后来,他又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也没有兴趣知道。

水温带来了清凉。

随后,也是一声入水。

我看到佐伯同学朝我游过来。

我有些惊讶。

佐伯同学,她快要游到我这了,我们在泳池的中心。

我吸了一口气,沉入水中。

佐伯同学也同样沉入水中。

我们两人在空气用尽之前,凑到了一起。

真是的,为什么要陪我下来一起莽。

四目相对,虽然没有戴泳镜,但泳池里只有我和她。

这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脸。

我们不偏不倚的注视着彼此,时不时有一两朵气泡,咕嘟,咕嘟地朝着头顶飞去。

不知为何,并不觉得呼吸困难。

我们不声也不语,只顾凝视着彼此。

我看着她,吐了几个气泡,想知道她也下来的原因。

她看着我,也吐了几个气泡,似乎在回答我。

突然佐伯同学牵起了我的手,这让我有些吃惊,不由得吐出了好多气。

佐伯同学一边维持着身体的平衡,一边端详着牵在一起的两只手。

我的体温,确实有些高了。

不知为何,内心却觉得安逸。

接着,我握住了佐伯同学的另一只手。

两人在一起,静静的分享着如泡沫梦境一般的美好。

平静安逸。

可是佐伯同学似乎是呼吸愈发困难,冲我示意回到水面。

可我……想再待一会儿。

就一小会儿。

我微微摇了摇头,慢慢把脸凑到佐伯同学的脖子附近。

佐伯同学似乎有些紧张,我们的双手都紧握着。

我的温度,应该很好的传达到了。

别紧张,我只是想分给你一些空气。

我的双唇贴着佐伯同学的脖子,缓慢的吐出空气。

佐伯同学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图。

佐伯同学的皮肤,好柔软……

想拥抱这样的女孩子

我吐出的气泡,应该会顺着皮肤划过佐伯同学的嘴角。

内心突然宁静了下来,一直都这样,就好。

佐伯同学缓缓的将气泡吸入口中。

猛地,佐伯同学甩开了我的手,她猛地一窜,浮出了水面。

我紧随其后,慌张的浮出水面。

而佐伯同学见此,似乎更加慌张。

“佐伯同——”

我伸出手臂,想要拉住她。

可……佐伯同学躲开了,她逃到了泳池边缘,手脚并用的爬回了地面。

我紧跟着佐伯同学,只见她先我一步换好了衣服,连泳衣泳镜都没有拿。

我也换上了衣服,背着包,手里拿着佐伯同学的泳衣泳镜。

“佐伯同学,你的东西忘拿了——”

我看着佐伯同学把钥匙丢还给接待处。

我望尘莫及始终追不上她的脚步。

“佐伯同学……”

一声又一声的呼喊,没有回音。

佐伯同学没有停下脚步,她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虽然我不明白,大概我再也见不到佐伯同学了……

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想起来不久前我还想知道佐伯同学跑起来的样子,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佐伯同学大概在那个时候,理解了、懂了我的感受,可是她却逃走了。

我这段荒唐的感情,也就此没了踪影。

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游泳学校。

我转而热爱上了长跑,可就算这样,我依旧喜欢待在水里,只是缺少了什么。

无法回到从前。

不知道在人生这条漫无边际的跑道上能否看到属于我的。

我跟同龄人总是不太一样,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学习那些无聊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为此努力。

可我现在好像知道了什么。

大概必须要认真对待了,学习。

年少时没由来的感情,大多都会以这种局面收尾吧。

我苦笑一声,将这段往事尘封在记忆中。

不算努力也不算漫不经心的学习着。

游泳,我只当做娱乐,却又不想放弃。

不算好学生,也不算差生。

就这样,升了学,去了新的环境。

我依旧是这样,只学自己感兴趣的,不是好学生,也不是差生。

站在一个刚刚好的位置。

平静的三年过后,又是三年。

大概结局也是一样的平静。

平平无奇的人生,平淡的生活。

热爱上长跑之后,为了更清凉,我把头发剪短了一些。

看起来可能会更像男孩子吧。

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偶然遇到了一位学妹,虽说是学妹,但确实让人有点……

偶然帮了她一次,没想到就此缠上我了。

说起来那还是在校外的一个小巷。

我看到这个金发的女孩子爬到了一个商铺的二楼阳台,原本以为她是为了偷东西或是恶作剧。

直到我看到那个尾巴断掉了的狸花猫在阳台外面的缝隙里。

她确实救下来猫咪了。

可是她却掉了下来,我出于本能的接住了她,并顺着力的方向推了一下。

就算是这种高度,稳稳的接住,怕是我得双臂骨折。

但就算是这样,我依旧伤到了手臂。

“谢谢你。非常感谢,要不是你……”

她抬头看着我。

“前辈?”

我这才发现,她就是那个有名的干架王。

“没事。”

直视她的时候,后背有点发热。

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很平静的离开了。

这种感觉,有点莫名。

手臂在隐隐作痛,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好像以前也这样过。

“前辈有人找你哟。”说着还对我使了个眼色。

是网球部的后辈在叫我。

是昨天的那个。

此后的每天,都会偶然的遇到她。

“前辈很喜欢健身吗?”

大概是我肤色,让她如此提问。

这个后辈把头发染成了金色,天天被风纪委员长拦下。

“算是吧,以前很喜欢游泳,现在更多的是长跑。”

“那前辈很强吗?要跟我比试一下吗?”

她伸出了右手。

还是我们学校的干架王,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后辈。

至于比试,可能是扳手腕之类的吧。

我回敬她一个微笑。

也没什么想说的,现在我好像理解了佐伯同学对当年的我的感受。

但……

我握住了她伸出的手,“既然如此,要跟我比一下长跑吗?”

“诶……?”

“输给我的话,就要试着摆脱你现在的形象。”

就当是帮助一下她了。

一直都是这种不良的形象的话,难免会对她的未来有影响。

可她突然扭捏了起来。

“那……要是我赢了呢?”她很认真的看着我。

“可以答应你一个不过分的条件。”

她总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前辈,我叫木下 森罗。”

“那木下同学要加油了。”

“诶……嗯!”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我平淡的人生有了不小的波澜。

“从铁道为起点,路线不唯一,谁先跑到Echo(儿玉都的店)谁就是胜者。”

路线我是让她选的。

我本就对比赛什么兴趣,不过要尊敬对手。

拿出七分的干劲吧。

不过最终我比她先几秒到达这个店,正好进去喝杯咖啡。

“下次,下次一定要赢你。”她气喘吁吁的说道。

我一边搅拌着砂糖一边看着她,问:“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你好像很在意我?”

“没有,哪有,只是因为那件事而已。”

“那件事?猫的?”

“不,在那之前的。”

我不记得了。

“前辈……能跟我做朋友吗?”

她果然有哪里怪怪的。

“嗯。”

见我同意。

她看起来很开心。

这一幕似曾相识。

此后的每一天,她都会缠着我。

虽然她被称为不良,除了偶尔打架,染发。

其他地方,倒也没什么。

她很喜欢小动物,尤其是猫。

我也喜欢。

也挺有爱心的,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

不过打架确实是个狠角。

不过她也不会下死手,这点就有趣了。

“你,垃圾没有扔进垃圾桶里。”

她在跟一个扔了垃圾,但是没有扔进垃圾桶的男生说话。

“那又怎样……”

这个男生就被她按倒在地,“扔进它应该去的地方。”

“好……”那个男生立马态度转变。

大多数的矛盾就是这么来的。

我开始对这个后辈有点兴趣了。

天天缠着我,倒也挺好。

性格有点扭曲也好,阴郁也罢,只要心中有个度,就是自我负责。

偶然在储物柜里收到了一封告白信,却没有署名。

让我不由得联想。

可想再多也没用,那个人迟早会出现。

“前辈,那个人一直在看着你喔,在二楼。”

“毕竟前辈打网球的样子很飒嘛。”

同部的后辈又在开我玩笑,我一直都是平易近人的样子,这种事我也不在意,陪着她们一起笑。

只是打网球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抬头看一下二楼。

那个女孩子,果然是喜欢我?

突然有一天,她没有缠着我。

跟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突然少了个小跟班。

“有点不适应啊。”

我转头跑回了学校,在一年级的教室里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

“没有……”

哪里都看不到她。

心里空荡荡的。

我记得她说她家在……

我寻着记忆去找。

我看到了她蹲在树丛里。埋着一个盒子。

她好像哭了。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前。

可……

掌心开始发热。

我走过去,抱住了她。

“前辈……呜呜……‘飞鸟’……呜呜……好不容易前辈和我救下来的……”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飞鸟’应该就是这个盒子里躺着的那只猫咪。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内心有些颤动,看到她如此伤心。

我鼻子一酸,眼泪也落下来了。

我吸了一口气,“没事的,还有我在。”

木下转过头来,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说,“从以前,我就在注视你了。”

她抱住我的脖子,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她的嘴唇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前辈,我一直想对你说。我喜欢你。”

耳边的热气让我为之一振,后背和掌心,都在发热。

“可是没有机会,今天终于让我抓住你了。”

“嗯。”

她破涕为笑,可她内心的悲伤不会消失,这样也只是……

“前辈的身上,有股味道。”

“柠檬味的?”

“嗯。”

“那是止汗剂的味道。”

我紧紧的抱住她。

“我不躲也不逃,我就在这里。”

“我会紧紧的抱住前辈的。”

“你可能忘了,我被一群人堵在一个报刊亭里,是你冲出来,三言两语就吓退了他们。那个时候开始……”

是那件事啊……她不提我还真忘了。

她与众不同的样子,我也一直在注视着。

“我说你。”

“嗯?”

“你今天是不是没有去学校?”

“啊……”

她的这个反应,果然是没去。

“旷课可不行的。”

我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教导她。

“嗯。我知道了。”

果然能看到我的影子,但喜欢是没有由来的。

炽热依旧炽热,心却觉得宁静。

『我在这长长的跑道上遇到了归处,人生的旅途不会停止,在这漫长的旅途中,我们彼此陪伴。』

“前辈——”

“马上来——”

我咬着吐司,冲出家门。

一切的不快,在看到森罗时只剩下宁静的炽热。

此后的每个清晨,都是如此。

“要一直在一起。”

——END——

后记

好像我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

做着普通却又不寻常的事。

最终遇到了另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却又和我是相同的。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

我是作者,外冷内热之焰。

第一次以这种视角去写大师之作的同人文。

我跟文中的这位女生一样,在很小的年龄里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女生,果断与莽撞并没有带来……童话的美好,只有冰冷的现实。

大概在正统的佐伯外传里这位女生再也不会出现了,她连姓名都未被赋予。

只是佐伯沙弥香人生里的一个过客、路人。

大概是同情吧。

萌新只是一时兴起的渣作。

不知道应该送给读者什么,就拿出来这个吧。

『Monster或许是偶尔害羞,有时孤独。

但怪物也是特立独行,是独一无二,是人群中最特别的你。

怪物从来都不是贬义词。

与别人不同也从来不是坏事情。

你不必担心自己与别人不同,也不必担心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

大千世界,总有另一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怪物,姗姗来迟,跨越重重桎梏,只为与你匹配。』

——《作为怪物》

Blake妹子是什么意思(blake是什么梗)

本文Blake妹子是什么意思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