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村养老日常 进山嗯,天气晴朗,没有下雨的征兆对于雨村这个常年潮湿的地方来说,非常难得闷油瓶又去巡山了,我坐在门口的竹椅上,晒着太阳胖子最近心血来潮在研究新菜式,还让闷油瓶找点食材回来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雨村养老日常

雨村养老日常 进山

雨村养老日常 进山

盗墓笔记,瓶邪,张起灵,吴邪,铁三角,王胖子,退休日常,雨村养老日常

嗯,天气晴朗,没有下雨的征兆。

对于雨村这个常年潮湿的地方来说,非常难得。

闷油瓶又去巡山了,我坐在门口的竹椅上,晒着太阳。

胖子最近心血来潮在研究新菜式,还让闷油瓶找点食材回来。

胖子:“小哥啊,我说的食材是蘑菇,竹笋啥的。”

然后他看着活蹦乱跳满地跑的几只兔子和跳上桌子正啄着剩饭吃的野鸡,手里菜篮子一甩,不说话了。

闷油瓶站在门口,低头没说话。

“哟,今天有肉吃啊。”我把小马扎拖进来,坐在上面看热闹,手里抓着一根细竹枝撩拨野兔子。

“天真啊,你就别看热闹了,这些,怎么解决 ? ”他用下巴指了指毛绒绒缩成一团打滚的兔子。

“把门打开,想走的让他们走吧,不走的,我缺盘下酒菜。”

“这肉都还没长全呢.....”胖子喃喃道。

闷油瓶原本站在门口,听到这里,走进来看着我。

“不准喝酒。”

神仙的的关注点和我们老百姓的果然不一样。

我背起竹篓子,然后用脚拨了拨门口停着的野兔子,“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走,蘑菇竹笋啥的我带点回来吧。”

胖子仿佛看到救命稻草般靠过来,“天真,上次咱们进山,那柏树群旁不有条河嘛,顺便带条鱼回来,昂 ? ”

我扯开他,“胖子,别得寸进尺啊,那河那么小,有个屁的鱼。”

胖子又蹭上来,娘们唧唧的,“唉你就去一下,指不定就有嘛~”

“不去,你离我远一......”我踹了一脚胖子,话还没说完,缩角落里安静摸兔子的闷油瓶站了起来。

“我去。”

乍一听还以为他在骂人,别误会,他当时是很认真地在说这句话。闷油瓶就是这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很认真去听,去做,就像是一种本能,一种责任,被他咬着牙死担着。

我心里叹了口气,心里竟然有点悲伤,人老了,泪点有时低得可怜。然后一把揽过他,“那一起吧。”

胖子再后面酸着,“啧啧啧,瞅小哥这待遇......”

——————

两人走了一会儿,泥地越来越潮,露出来的地方覆满了青苔,给太阳一照,和露珠一起闪着光。

我停下来,“我在这儿找,小河在前面,我摘完蘑菇去和你汇合。”

闷油瓶看了我一会儿,点点头,踩着青苔继续向前走去。

我低头开始找蘑菇。

Twothousandyearslater .

我看着黑漆漆的石头缝儿,一咬牙,将手伸了进去,将缩在角落里的小草菇揪了出来,抛进了竹篓里。粘了满手的泥屑,黏糊糊的,我在衣服上蹭了几下,摸了摸身后背着的竹篓 。

嗯,给胖子抛着玩都够了。

我站起身来,朝那条小河走去。

闷油瓶应该等了很久,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簌簌的流水发呆。旁边还支了团篝火,连帽衫晾在一边,他身上只穿了件黑色背心。

手臂的肌肉线条紧实流畅,顶着小麦色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下,带着张狂和野性。

我悄悄地走近,脱了外套,盖在他的头上。

他回过头来看我,我是站着的,视线比他高,在这个角度看,他竟然像只小猫,缩过头来怯怯地看着我。

我别过头,忍着没拿手机出来偷拍一张,故作正经,“鱼呢?”

他指了指右边,“那里。”

那个小鱼篓孤零零地躺在河滩上,看起来湿湿的,透过缝隙,看见了熠熠的鳞片。

收获不小。

我将竹篓脱下来,心想在衣服烘干前,大发善心陪他看会儿河水。

然后就踩到了一团湿淋淋,黏糊糊的东西,脚底一滑。

“小心!”

他猛地伸出手,想拉住我。

晚了。

我几乎是整个人坐到了水里。幸好河不深,即使整个人坐下去,也只到胸口往上一点,但是河底沙子砾石颇多,硌得我屁股疼。

他把我拉了起来,两人就这么尴尬的对视着。

外套松松垮垮的搭在他肩上,并不是很合适,有点长了。

还好,外套保住了。

我施施然向岸上走去,踢到了装满蘑菇的竹篓。

今天出门忘看黄历了。

“......”

看着闷油瓶补救散落在水里的蘑菇,我默默地扶了扶额头。

将近傍晚,我的衣服还没干。

夕阳璀璨的光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映得河面金碧辉煌。

外套又回到了我的身上,这儿的昼夜温差大,早上湿热,晚上阴冷,我刚下了水,衣服又没干,轻轻一阵风吹过,我就开始打冷战了。

闷油瓶衣服已经干了,他挪过来,然后轻轻地抱住我。

“干...嘛?”真是可笑,我的声音听上去竟然有些颤抖。

“你冷。”闷油瓶脸埋在我背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闷油瓶的体质是真不错,东暖夏凉,无论是什么季节,都是一种令人感到舒服的温度,刚刚好。

所以我没有动,任他这么抱着。

直到衣服烘干,他都没有松开半点。

“小哥?”

“嗯。”

“衣服干了。”

“嗯。”

“你可以...松开了。”

从他怀抱里脱出来的瞬间,微风灌进来,我打了个寒颤,一时间竟然想立刻窝回去。

但是,面子还是要的。

我整理了一下外套,闷油瓶站在最后一缕夕阳前,被金光包围,宛如圣台上的神明。

漆亮的眸子被夕光映着,如一尾金鲤自暗夜游过。

我看着他,

“小哥,回家了。”

——————

图片来源:LOFTER

画师:藏九归一

感谢所有支持的大宝贝~

本文雨村养老日常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